与江海镜热恋99世。
欢迎找我玩!

【伊凡】末等童话

*脑得很爽写得很痛苦的一篇,严重ooc到后边已经没逻辑了,最后只剩下意识流。



伊桑和凡妮莎相遇在一个雨夜,小姑娘身着一袭白裙,打着把小巧精致的雨伞漫步在街上。

夜晚的街道总是空荡荡的,人们恐惧黑夜、贪恋光明、向往温暖,心中点了盏名为“家”的灯永不熄灭。更别提像这样大雨倾盆的时刻。

那时的伊桑像个流亡的怪人,雨水打湿了他的红发,在黑暗中不显一点亮色,刘海杂乱地黏在额头遮挡他的视野,他还穿着那一身白大褂,却失了应有风度。他佝偻着脊背在大街中央撑住腿气喘吁吁,直到听见高跟鞋的“哒哒”声才半眯眼眸费力抬起头,凡妮莎便猝不及防闯入雨帘,也走进他的眼底。


“你还冷吗?”小姑娘坐在一旁的沙发上,盯了裹紧毯子、手捧热茶的伊桑半响,看他仍是止不住发抖,思忖着语气开口。

伊桑闻言转头看她,却没在第一时间应声,凡妮莎不解,但也只是安静地注视他。他撞进小姑娘无暇的一片银色中,才愣愣地回神,扬起一贯的笑容摇头称作没事。

又是良久的沉默。

“你……不怕我吗?随意带陌生人回家。”伊桑饮了一口汤茶,将手中的杯子轻轻放在桌上。“啊,当然我也不是什么坏人啦。”

小姑娘懈了紧绷的身子,背靠在柔软的绒毛上,父母不止一次跟她讲过,不要领陌生人回家,不要同情心泛滥,她在宽大的羽翼下被庇护得太好,不识人间险恶。凡妮莎做出这个决定时当然也是紧张的,但她看见伊桑湿淋淋的红发,只觉得面前这人不该是这样,于是她顺应了自己的本心,就如现在一样。“因为,我也觉得你不是个坏人。”她顿了顿,眼神飘忽。“更重要的是,我感觉我见过你。”

伊桑微不可闻地轻笑了一声。“是吗?”他摩挲着杯身,抬眼环视这栋房子。这是个独栋小洋房,洋溢着少女的天真烂漫,四处都能看见白色的绸缎装饰,雏菊嵌在上边作点缀,就像是纯洁无瑕的公主房。

他再次将视线落到凡妮莎身上,露出狡黠的笑容。“说不定我们真的在哪个时空相识相知过。”

小姑娘眨巴着眼,被激起了好奇心。“会是什么样子?”

年长者垂下眼帘,低声讲述一个异世的故事。

它起于校园的相遇,是人群中的惊鸿一瞥,从此在心底留下烙印。再相见时男人已褪去了青涩,他还是不成熟的引导者,但在工作上从不懈怠,尽心尽力拉着一个个注定奔赴死亡的同伴。他未曾想过会在这里看见那位小姑娘,她分明与世间的繁杂格格不入,是住在高塔的公主,是洁白透明的天使。小姑娘眼底悲恸又执拗,他似乎明白了一些原因,毕竟来这里的人大抵都是相似的。

他主动申请、也轻易地成为了她的搭档,走过枪林弹雨,穿过层层迷雾,他本以为一生都该如此惊险又安心,与她一次次在阳光下相视而笑,却忘了造化弄人,现实的故事哪有什么浪漫可言,只有真实的生离死别。

凡妮莎皱起眉头,头一次不礼貌地打断了别人未完的话语。“我不喜欢这个结局。”

“是,我也不喜欢,所以故事还没完结啊。”他笑。“之后就会像童话一样,王子找到复活的方法,唤醒沉睡的公主,他们将永远幸福。”

“这很假。”凡妮莎摇头,她直觉那位公主并不会开心。

伊桑没有反驳,只是温柔又贪恋地看着凡妮莎。“但这已经是我能做到的、想到的最好的结局了。”

小姑娘没有继续接话,他也就没有再出声,他们坐在屋里,听雨声滴滴答答,现在已没有之前那么嚇人,想来再过不久雨就会停了。


“凡妮莎,你现在过得幸福吗?”他突然开口询问。

凡妮莎没有多想这人是怎么知道自己名字的,她只抬眼瞧他,与他对上视线,然后点点头。

“那你,你孤独吗?”

她又是点头。“可能缺了一个像你一样的人吧。”

不知是哪一点被戳中了,伊桑整个人蜷在毯子里,在那止不住地笑。

他缓下来,眼神明亮地注视凡妮莎。“我该走了。”

凡妮莎起身,将他送到门口,就像最初没有问他从哪来一样,现在也没有问他要去哪里,她只是说。“你要去救你的公主了吗?”

“是啊,我要去救她了。”他没忍住,还是将手放在小姑娘头上,轻轻揉搓了几下。

“你还没有告诉我你的名字。”

他愣了下,随即展露一个明媚的笑容。

“我叫伊桑。”


凡妮莎站在原地,看那个红发的男子头也不回地走入黑夜,看他的身影一点点消失。她停驻了许久,又拿起放在门边的小雨伞,她撑开伞,继续她漫无目的的游逛。


童话的结尾总是王子和公主幸福地生活在一起,可凡妮莎不是真公主,伊桑也不过是假王子。

所以这只是、也只能是一个没有终点的末等童话罢了。


评论

热度(11)
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