与江海镜热恋99世。
欢迎找我玩!

【弗塞】假设我们早已相遇

一些没头没尾,很粗糙。

*那就逃到世界的尽头。


老旧的木门被推开发出刺耳的“吱呀”声,烟酒混杂的难闻气味径直冲向塞拉的鼻尖,她垂下眼帘,嘴唇抿成了一条直线。

屋里寂静无声,没有扰人的鼾声,也没有痛苦的尖叫与玻璃的碎裂。“妈妈,我回来了。”塞拉停步在被洗得发白的床帘前,放缓动作拉开了一角,轻声对床上睡着的女人说道。她皱起了眉,眼中尽是哀婉与痛楚,塞拉的指腹擦过女人额上的淤青,拨开沾满了汗水的发丝——分明已是炽热的夏天,但她仍穿着一身破旧的长袖长裤,将那一片骇人的青红藏于布料之下。

塞拉抱住将头依偎在母亲的肩膀上,合上眼,享受片刻的安逸。


塞拉•斯科特,生于大沙头贫民区,生父早亡,生母改嫁,却是被男人的甜言蜜语哄骗落到更糟的境遇。

那个男人——塞拉从未喊过他一声父亲,连叔叔也不愿叫,只是用这种陌生的名词称呼他,那个人在这片贫民区算作富有,不然她也读不了高中。母亲日夜辛劳只为挣钱供她上学,她不希望自己的女儿一辈子都困在这片淤地里,所以即使看穿了那人丑陋不堪的真面目,她也甘愿忍耐。

可是黑夜不会放过任何一个人,它平等地笼罩、吞噬土地上的每一个无辜者。淤青逐渐出现在塞拉的额头、胳膊肘、小腿上,她不像母亲那样一味地忍受,那人打她,她就打回去。力量的悬殊、身躯的瘦弱注定这是一场无谓的抗争,反抗只会引起施暴者更激烈的情绪,落下的力道越来越重,母亲冲出来抱住她,水珠掉在塞拉的衣服上晕开一小块深色。母亲的怀抱是如此温暖,将她庇护在颤抖的羽翼下,碧绿的眼眸中燃起怒火,不甘、怨恨,但她此时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   

“老板,来一包烟。”塞拉从口袋里摸出几张零碎的小额纸币——这远远付不起一包烟的价格。

这座小卖铺位于塞拉学校附近,来这儿上学的都是穷人,教学质量其实并不好,但总比当个文盲强。小卖铺的老板是个心善的老人家,开个铺子也不为挣那些钱两,想着满足一下孩子们的需求,看他们灿烂地笑脸安度晚年罢了。这样的店铺自然不会专门卖烟,贫民区的孩子也没有钱去支付这“昂贵”的价格。

塞拉原本最厌恶的便是烟酒味,那个男人身上很臭,几股味道混在一起令人呕吐。可在试过一次之后她却戒不了了,那么多人成日抽着不是没有原因,她吐出一口灰雾,惬意地眯起眼睛,飘飘般离了这丑恶的尘世沉溺在愉悦之中。老爷子一脸懊悔讲着“就不该给你尝”,“小孩子赶紧戒了烟吧对身体可不好”之类的话,塞拉只是露出她一贯的笑容,“不要紧啦,我来这买的钱可都是我自己赚的,更何况……”她声音弱了下去。这狗屁的世界总要有一个她发泄的途径吧。

思绪拉回到当前。传入塞拉耳内的并不是熟悉的老气横秋的哀叹声,而是一个年轻的男声,“小姑娘家的怎么来买烟?在这可不多见。”一道含着笑意的声音响起,塞拉揉了把耳朵,还挺好听的,但是……

“你是这家店的新老板?之前的老爷爷呢?”带着略显凶巴巴的语气,塞拉皱起了眉,但挂有脸颊肉的稚嫩面庞生生削减了她不少气势。

男子扬起嘴角,扯出一个和善的笑容,举起双手作投降状,微风吹过他绑着的小辫儿带动缕缕发丝,弯起的黑色眼眸与翠绿相照映。“别那么凶嘛,小姑娘这样可不讨喜。我叫弗朗哥,老爷子身体不好我代劳些时日。”

塞拉打量了几眼面前高挑的男子,不得不承认这人的脸确实好看,称得上是个不折不扣的帅哥。“老板,烟。”她摊开手继续自己之前的行为。

弗朗哥讲着“好吧好吧”,拉开抽屉从整整齐齐摆着的一排烟里拿了一包递给塞拉,那是老爷子特意嘱咐的。“多笑笑嘛,下次来给你折扣哦。”弗朗哥眨了眨眼,换来的是塞拉毫不留情转身的背影,他耸了下肩,坐在椅子上一手撑住歪着的脑袋一边开口。“小姑娘,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。”

这人好唧唧歪歪……原本心情就不算愉悦的塞拉在心底诽腹,但看在弗朗哥脸的份上她还是留下几个字随风飘向小卖铺里的男子。

“我叫塞拉,塞拉•斯科特。”


新鲜的小卖铺老板并没有给塞拉沉闷苦郁的生活掀起什么大波澜,毕竟他们的来往仅局限于这几平方米。弗朗哥惯是个会讲话的,他讲大哥,讲达克夏尔的轶闻,讲走南闯北见到的趣事,倒偶尔也能把塞拉逗得笑几声,但不足以抵去生活的苦难。

母亲的愁容与勉强、继父无休止的施暴,家变成了痛苦的根源,而这小小的一片土地是塞拉难得歇息的地方。


落日余晖洒在塞拉身上,她坐在小卖铺前的台阶上,弓着背,头垂下来露出后颈的一片雪白肌肤,黑色的发丝将她的表情遮掩起来,只有缕缕烟丝飘散在空中表明她此刻在吸烟。

弗朗哥推开门入目便是这样的情景,不必询问他都能明显感到塞拉心情的不愉。

他眨了下眼,径直走到人旁边坐下。弗朗哥没有出声,只是仰着头视线随缓慢挪动的太阳而移,橘黄的光芒并不柔和,刺得他忍不住眯眼。

“你干嘛。”弗朗哥靠近的气息过于强烈,塞拉就算想无视也无法做到,见这人迟迟不走最终还是开口。

弗朗哥歪了下头,目光落在塞拉身上,弯起眼眸。“陪陪你啊。”

“你是有什么毛病吗?非亲非故的每次都来晃悠,很闲?”

弗朗哥只是含笑,认真的注视面前的人。“嗯,看小姑娘总是闷闷不乐,就想做点什么。”他眨下眼,一脸无辜。“毕竟小姑娘还是多笑笑的好。”

塞拉望着弗朗哥的笑脸,只觉得自己迟早有一天要掉进这人的美色里。

“况且,我也挺喜欢你的。”


“你……”话语像不受控制般吐了出来。“你有办法让我们走吗?”塞拉曾透露过她的怨恨。

这话刚说出口,塞拉便后悔了,她扯了下嘴角讥诮地说。“不,没什么,你当没听见就好。”靠人不如靠己这是她早已明白的道理,一时鬼迷了心窍才会让她说出这般软弱的字眼,更何况这位小老板又能做些什么呢。她笑,笑自己,也笑这无解的命运。

“倘若我说有呢?”弗朗哥垂眸,“这对我来说……应该挺容易的吧。”他又露出那副轻松的表情。“只要你愿意,只要你想,我都会满足。”

塞拉怔住,翠绿撞进一片漆黑,被接纳、融化。

“那就带我逃到世界的尽头。”

弗朗哥轻笑。

“好啊。”

END.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喜欢吃糖的看到这里就可以了。





“你做了什么!”无尽的愤怒与哀痛将塞拉吞没,湿润的、红色的液体洒了一地,女人躺在地上,眼眶中盈满了泪水,似老旧的风箱般大口大口抽着气。男人的双手扼住她的脖喉,红色的双眼如同野兽一般,失了人性、丢了理智、听不进声音、只会依从本能去厮杀。

塞拉喘着气,理智与浓郁的情感相互交织,逼她在此刻作出抉择。

玻璃碎裂了一地,女人得救了般止不住地咳嗽,呼吸新鲜的、珍贵的空气。塞拉费力的推开倒在母亲身上的男人,再一次高举家中为数不多的玻璃器皿狠狠砸下。

塞拉无法控制自己,只是在浑身颤抖。温热的躯体拥住她,她们紧紧抱住彼此。血液混着泪水,她狼狈不堪,终于放声哭了出来。

“没事的塞拉,没事的。”

命运的齿轮合上轨迹,上帝无情地拨动,让故事遵循既定的方向书写。

那一天,弗朗哥等了很久很久。太阳落下又升起,他没有等到他的姑娘。

塞拉依照法律被送往监狱,她被烤着双手,却依旧挺拔、坚定。她抬头看向天空,第一缕晨光直直照在她脸上,母亲在远方流泪、不舍、等待。

塞拉朝她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。

因为天已经亮了。


“小姑娘你这么关心我呢。我叫弗朗哥,有空我们可以多多联系啊。”

“弗朗哥,我喜欢这个名字。”

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“我叫……塞拉。”

End.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感谢您的阅读。


【弗塞】假设奥瑞可冒出了一个塞拉

写在最前面:一篇艰难写完的我流弗塞,这是个失去灵魂的不会骂人的塞拉,存在ooc请谅解。

一开始了只写了开头了结尾中间难产了,深夜摸了出来,希望阅读过程中不会很突兀。


*弗朗哥和塞拉,他们早已在时间的洪流中湮灭。


       罗利有一个秘密,但他对谁都不曾提起过,包括他的妈妈。这两个月来,罗利经常能看见一个黑色短发的姐姐在走廊上徘徊,她总是带着一脸的茫然不知,不知去处、没有目标的游荡,就像那个晚上出现的无脸人一样。但奇怪的是,护士姐姐和其他护工们都对这个人熟视无睹,好奇心驱使罗利趁着走廊空荡的机会朝那个姐姐靠近。

       “姐姐,你为什么一直在这里走呀?”罗利小声喊住她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那人止住了步伐,碧绿的瞳孔随着她的转身落在了罗利身上,那是一双没有焦距的双眼,漂亮而空洞。

       那不是活人的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罗利踟蹰了一下,有些忍不住地想要往后退去。他捏了捏衣角,将手心刚刚出的汗抹掉,鼓足了勇气又重复了一遍先前问的话,这次他得到了答复。

      “为什么……?我忘记了。”那人垂下眼帘,像是在回忆着什么,慢吞地将字一个个吐出来。“我应该在找,找一个人。”她似很久未说话一般,话语并不连贯,断断续续,但依旧能听出她原本清澈的嗓音,这该是一个活泼年轻的女子所拥有。

       “那姐姐,你叫什么名字呀?”面前的人给罗利的感觉太过脆弱,好似一抹风便能将她吹散,罗利不由得放轻了声音更加小心地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“塞、拉?我是叫,这个名字吧。”她迟疑地说出这两个字。塞拉的记忆如同一面被打碎的镜子,破璃渣掉落了满地,她不知从何处开始拼凑。

       “罗利?你在这干嘛呢。”一抹含笑的声音突然响起,高跟鞋“哒哒”的响声由远及近。“快回去吧,不然你妈妈没看见你,又要着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罗利眨了下眼,塞拉还是那副恍惚的模样,对诺拉的到来充耳不闻无甚反应,呆愣着像丢了魂魄的人偶。罗利小跑到诺拉身边,乖巧地点头应答。在他回病房的那一瞬间,罗利还是忍不住转头看向了走廊的尽头,塞拉昂首目光落在天花板的灯上,追寻着唯一的光亮。罗利想,姐姐看起来好孤独啊。


       自第一次短暂的会面后,罗利便时不时逮着无人的机会跑到塞拉面前。他想,魔法师应该给人带来快乐,他要帮助姐姐,让她笑一笑。这是唯一能看见她的,作为未来的魔法师所义不容辞之事。

       记忆伴随罗利一次又一次的出现所回笼,这时的塞拉如同刚诞生的儿童,被迫的接收外界与大脑给予给她的信息。她不需要睡眠,也没有知觉,但脆弱的脑袋像肿胀的气球般,她觉得下一秒自己便会炸开。

       “姐姐,你怎么了?”稚嫩的声音唤回她的理智,塞拉依循着记忆中的模样露出一个无懈可击的笑容。“没什么哦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可是姐姐,你明明不想笑的。”

不可置否,罗利的直觉永远是敏锐的,他清澈的眼眸仿佛要照进人的心底,将塞拉的伪装轻而易举地揭下。

       “姐姐,不想笑可以不笑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在我面前不需要那些谎言。”

       记忆的碎片发生共鸣,笼罩在那人身上的雾忽然散去些许。他扎着黑发小辫,同自己一样会抽烟老练地与来往顾客打交道。他说,店里最值钱的是他,但这份珍宝却被她弄丢了。

      “我记起来了。我要找的人,他叫弗朗哥。”


       罗利自那天之后便开始他的秘密行动,他要帮姐姐找到那个人。嗯……这算是他成为魔法师的第一步。但他所能接触到的人中并没有塞拉所跟他描述相符的男人,计划陷入了一时的困境。好在塞拉的记忆像被未知的力量一片片粘合在原处,她所能回忆起的事愈发清晰,烟火与血液串联起了她的前半生,展翅的蝴蝶飞向自由,却在游轮上夏然而止。她记得弗朗哥的名字、身形外貌,却始终看不清他的面庞。

       直至凯林的出现。

       看到棕发身穿病号服的男子那一刻,塞拉几乎忍不住指着他鼻尖破口大骂,她看不起弱懦的逃兵,但她也能理解,她并没有资格去干涉指责他人的选择。

       “逃兵?”塞拉停下、顿住。“我干嘛要讲他是逃兵。”

       在塞拉的记忆里,凯林是吟游诗人,整日拨弄他的琴弦唱着曲儿,这样一个游客,为何会与那两字扯上联系?


        罗利又一次找到了塞拉,医院里来了好多新人,有魔法师哥哥,也有弹琴很难听的哥哥……他讲这些絮絮叨叨地讲给塞拉听——罗利经常那么做,这是在塞拉还在无知时保留下来的习惯,他不想看到姐姐与这个世界完全处于脱离的状态。

       塞拉蹲下身子用手撑着脑袋,脸上难得地挂上浅笑安静地听罗利讲话。“罗利,帮姐姐一个忙,多注意一下那个凯林好吗?”待他话音落下,塞拉才开口说出自己的请求,那个人,是为数不多的机会。

       罗利认真地点点头,应下了塞拉的“任务”。

       意外永远先一步到来,失去温度的身躯,疯癫的人永远陷入沉寂,凯林是杀死他妈妈的凶手,罗利坚信。

       纵使文森特的一番话术让罗利暂且冷静了下来,但涌动的情感被压抑在他的心底找不到宣泄口,驱使他进行荒唐的冒险。

       罗利趁着夜色,小心翼翼地跟上孤身一人的凯林来到先前访问过的小卖部,但不同的是,原本空荡的房间被人敲开,黑发的男子踏入月色之下。

       “啊。”罗利小小地惊呼了一声,他感觉到那名陌生男子的视线好像扫过了自己,但他却并不指出罗利的存在,而是继续跟凯林交谈。

       罗利想要找到姐姐,他想问她,这是你要找的人吗?他还想问,找到了哥哥,姐姐你是不是就能开心了呀。但这些话语都被罗利咽进了肚子里,他看见塞拉出现在那名男子的身前,她在哭。眼泪止不住地从眼眶中落下,掉进空气里消失得无影无踪,可塞拉却又是笑着的,嘴角像被人生生提起般露出个算作笑的模样。罗利躲在阴影底下,看不懂她此时的表情,笑就是笑,哭就是哭,姐姐为什么嘴角是养着的,眼睛确实哭着的?

      “原来你就是,你就是弗朗哥啊,我他妈要找的是你啊。”记忆在塞拉脑海中翻滚、交织,一边是弗朗哥身靠柜台对她扬起的笑容,一边是他扯下脖子上的项链交与她,身后是骇人的鱼头怪的场景。塞拉向前伸出手,指尖刚碰及弗朗哥的衣角便径直穿了过去。她低头张大了双眼看向自己摊平的手掌,握紧、又松开,露出了然的神色。塞拉怎么该忘记,她早已身葬火海了呢。

       高温随着记忆的回涌一同向她侵袭,塞拉再次感受到了那仿佛要熔尽世间万物般的滚烫,她的每一寸血肉,早就腐烂在了那片岩浆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“姐姐……?”不过一个眨眼的功夫,塞拉的身影便在罗利面前被抹去,不留一丝存在的迹象,仿佛那两个月的时光不过罗利的臆想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弗朗哥不动声色地扫了罗利一眼,他自然捕捉到了那轻不可闻的两个字。他在喊谁?弗朗哥不知道,但那个黑发女子的背影忽然便呈印在他脑中,也不知为何会想起。

       他嘴角微动,勾出难看的弧度,可他并不是弗朗哥,此刻的心悸是假的,他的存在也是假的。真正的弗朗哥,早已和塞拉一同在时光的洪流中湮灭了,这是命运为他们书写的结局。

END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其实还脑了些没有写的设定,有机会的话应该会继续写写(一些最近沉迷坊主团的人)

最后感谢您的阅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