与江海镜热恋99世。
欢迎找我玩!

【狄伦格瑞塔】天使宝贝

又名《爱到至死不休》

文不对题,私设如山。

格瑞塔中心。


*格瑞塔喜欢花,喜欢下雨天,喜欢带着弗朗哥去森林里玩。


格瑞塔有爱她的爸爸和妈妈。

高大的男人会给小公主买自以为品味得当的各类粉色蝴蝶结,会抱起她满足她探险的好奇心前往森林的深处,虽然最终的结局总是母亲摆着脸在家门口早早等候,劈头盖脸地一顿臭骂,父女俩人对视,露出心有灵犀的笑容,一个搂住肩,一个抱住腰,哄着被这动作惹笑却为了气势死死憋着的女子。一家三口闹着、笑着,回到了屋里吃普通而热和的晚餐。

母亲与父亲截然相反,除去她偶尔发火的时候,女人总是温柔细心的。她喜欢花,经常牵着格瑞塔的手到亚夏拉那买几束,金发的姑娘脸上是与年纪不相符的慈祥,她轻轻揉过格瑞塔的头,在她耳边别上一朵白玫瑰。

“谢谢亚夏拉姐姐!”格瑞塔很乖,她抬头洋溢着笑容,对人真诚道。

“嗯嗯。”亚夏拉弯起眼眸,她喜欢可爱的小朋友。“你把她教导的很好。”她看向一旁挑选花朵的女子。“但是……”亚夏拉止住了话音,眼神略有些担忧。

“不要紧的。”她纤柔的手指抚过这些花朵,认真地挑选了几朵桔梗交给亚夏拉。“就这些吧,下次再带格瑞塔来找你玩。”她露出浅笑伸手搂过还在一旁东张西望的格瑞塔,带亚夏拉包装完花束后与她道别。“跟姐姐说再见。”

“亚夏拉姐姐再见——”格瑞塔边跟着母亲往家的方向走,边回过头尽力伸长手与站在原地的姑娘挥手。


“今晚吃什么呀?”

“糖醋排骨?奥尔良烤鸡好不好呀?”

“嗯……妈妈做的都好吃!”

她轻笑。

“今天爸爸来做饭。”

“啊那我要准备好饭后甜点!”

“哎呀这话他听着了可得伤心了。”

“嘿嘿……不要紧——妈妈跟我哄一哄爸爸就好了。”

“好好~”

夕阳洒在母女俩人的身上,将影子拉得长长,这一辈子仿佛就这样平常地过完了。


所以怎么会变成这样的呢?格瑞塔想。

她缩在床上的小角落边,被子裹着她微微颤抖的身躯,将她完全笼罩起来,她妄图用这种愚蠢的做法隔绝掉外界的一切声响。

那是玻璃碎裂的声音、高昂的男声、尖利的女声,交织混杂成一部刺耳的交响曲。

格瑞塔曾经很向往父母之间平淡温馨的爱情,也很庆幸于自己生在这样美好的家庭里,可现实告诉她这不过是他们精心编织、为了她而存在的乐园。

爱是坚不可摧的谎言,养在蜜糖里的女孩不曾窥见残酷的真实。

她向往的爱情早已分崩离析,不过念着她还小,需要来自家人的亲情,需要一个美好的童年。亲昵之下是冷漠与讥讽,房门后的爱巢是泾渭分明的界限。

格瑞塔从他们的争吵之中听出了缘由,过去的爱是真的,现在不过是爱意被消磨,有情人变成陌生人。没有纠葛的爱恨,没有第三者的介入,一切的根源不过是爱消失了而已。

格瑞塔抱紧自己,她闭上眼,睡一觉就好了。

原来爱不是永恒。她想。


狄伦是一个英俊的男人,年轻、帅气、有能力。对这样的人一眼钟情再到深爱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,毕竟爱不需要理由。

格瑞塔从窗边离去,狄伦好像察觉到有人在看着他,但魔女的踪迹并非那么好寻。她坐到桌边,指尖从花瓣中穿过,摆弄起娇嫩的白玫瑰——她最近新从亚夏拉那买的,意为纯真无暇的爱情,她从幼时追求到现在的东西。

好在,上帝是眷顾她的,把她的意中人送到她面前。格瑞塔笑,她很开心,很满足。

鲜血将纯白染红,在她理想的爱情面前生命不值一提,更何况这些疼痛呢。

格瑞塔也曾想过认真地去追求狄伦,但父母的事实摆在她面前,那么与其煞费苦心苦苦哀求一段注定被消磨的爱情,倒不如从一开始便亲手由她操刀,把心切割成她想要的形状。


格瑞塔与狄伦的婚礼是盛大而浪漫的,他们在神父的见证下拥吻,在众人的祝福声中许下一生的承诺。

“从今日起,无论贫穷与富有,不论祸福,贵贱,疾病还是健康,都爱你,珍视你,直至死亡。”

狄伦牵过格瑞塔的左手,在无名指的婚戒上落下一吻。格瑞塔高昂着头颅,垂眸注视这位为她弯腰的男子,这是预料之中的场景,注定会发生。她扬起笑容,和直起身的狄伦站在一道,极为甜蜜。

格瑞塔的视线一寸寸扫过底下的宾客,最终落在金发女子的身上,她的神情与曾经对母亲的担忧时的样子如出一辙,格瑞塔那时没看懂,现在懂了,却也不会回头了。


婚后的生活很平淡,男人并不是擅长花言巧语的那一类,但只要被他注视的目光就足够了。

弗朗哥很可爱,小小的一个,跌跌撞撞喊着“妈妈”朝她扑来。格瑞塔笑着,抱起弗朗哥在他脸蛋上亲了一口,这是她的天使宝贝,是爱的延续。

门被推开,狄伦抱着一大束红玫瑰脸上是些许尴尬。“你应该喜欢。”他举起花束,似不好意思般假装咳了两声。

“哇!好漂亮的花!”稚嫩的声音先一步响起,格瑞塔失笑,接过花束与弗朗哥抱在一起,任由小孩好奇的打量玫瑰。她笑盈盈地看向狄伦,视线相交,她眼底是藏不住的幸福。


可爱不是永恒的。魔女用自己流失的生命换取一厢情愿的爱情,即使她痛苦不堪。但魔女的能力是有限的,她能困住狄伦一时,却骗不了他一世。

格瑞塔笑,她轻轻拍着弗朗哥的背,哼着轻柔的童谣。

那么就让梦境止步于此。


河水冰冷刺骨,格瑞塔不在乎。窒息感扼上心头,她也不在乎。

只有爱、只有铭记,这该死的、扰人的、罪过的爱意啊,她渴求了一生。

格瑞塔是因爱而生的魔女,最终溺毙于她一手打造的虚妄梦境。


爱不是永恒,但铭记会是。


End.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群五一活动的文,生死时速摸的鱼。

其实我还还蛮喜欢格瑞塔的,一些戳到点上的女人。

最后感谢您的阅读。

评论

热度(25)

  1. 共4人收藏了此文字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