与江海镜热恋99世。
欢迎找我玩!

【催稿组】奥瑞可的幻想乡

写在最前面的话:终于写完了,我流催稿组有一定ooc,是这一篇的完全版,其实对结尾不大满意……感觉烂掉了,也许之后会再修改。


*可喜可贺,可喜可贺,故事迎来了圆满的大结局。

       “咕噜咕噜”是轮子的滚动的声音,森玄星明显能够感觉自己正躺于某处,看样子是医院的转运床。结论很好得出,消毒水太过刺鼻一股劲地往他鼻里冲,妄图将他侥幸存活的生命再次抹杀。

       皮肉瘫软在他的眼眶里,失去物体的支撑软趴趴的如同烂泥,可事实正是如此。

       “哎呀,真是太可怜了。”娇媚的女声响起,嘴上讲着可怜但透露的语调却是故作同情之意。“不要紧~睡一觉就好啦。”

       森玄星想直起身反驳,白天黑夜从此对他不再有区别,睡眠只会带来梦魇将他拖进深渊,凤凰花攀向他的身躯融为一体,他已长眠于地底之下。可正如他无力违抗布落里发生的一切,只能被命运驱使着前进,此刻的他也同样,只能顺应医院主人的意愿面对接下来的一切。

       森玄星感到意识的飘散、沉浮,昏迷的前一秒宛若错觉般,他看见紫色的星辰在闪耀


       强光直直地打在森玄星脸上,他不得不睁开眼,尼弁迹部的那副似笑非笑的嘴脸便一下子闯进他的视线。

       “稿子写完了吗?就在这睡懒觉?”带着笑意的语调响起,森玄星愣了下,意识告诉他只字未动,但脱口而出的却是“写完了”这三个字。

       他爬起身离开温暖的被窝,赤脚走到一旁从包里翻出一打纸稿,尼弁迹部见状絮絮叨叨地说道“快把鞋子穿好,不然你病了可就得不偿失了。”他把地上散乱的拖鞋踢到森玄星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这是一双标准的旅馆拖鞋。

       森玄星的目光从纸稿移到拖鞋,再从拖鞋转向尼弁迹部,他嘴唇嗫嚅了一下,没有发出声音。


       他们俩人走下楼,刚踏上楼梯的一瞬便是旅馆的一楼吵吵嚷嚷的声响传来。

芭帕芭正勾着阿坤的肩膀笑容灿烂地交流巫医的学术——是他单方面在讲话,阿坤只是时不时点头应和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“院长”将手机放在耳边,带着一脸激动的神情念叨什么“太阳”、“线索”、“照耀”,像一个虔诚的信徒,但森玄星听不懂他到底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两位身穿警服的人坐在一旁,脸上是惬意的微笑,“终于可以放松一番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长发的姑娘双手撑住脸注视着身边的和尚,那人宠溺地露出浅笑,这年头和尚都能找对象了吗?森玄星略感惊讶。

       楚安农正在轻声与媞卡交谈,女人似听到什么趣事,温柔地掩唇只余一双弯起的眼眸,他们凑得如此相近,宛若一对亲密的爱人。

       日影凉站在前台边跟旅馆老板说着什么,应该是经营之道,他听见下楼动静,伸手招呼森玄星跟尼弁迹部。“你俩咋动作那么慢,就等你们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唉,还不是这人睡懒觉,不过看在稿子写完的份上就原谅他吧。”尼弁迹部摊开手无奈地摇头道,紫色的眼眸转向森玄星,眼底是一片笑意。“下次可别再让我大老远来找你咯。”

       轻柔的风从窗户的缝隙挤进,吹起森玄星金色的发丝。阳光很好,他们要与当地的人告别回家了。

       这是完美的小说结局。


      再度清醒入眼是一片白,森玄星不明白怎么一醒来是这种地方,医院吗?分明前一秒他正在前往机场的路上和尼弁讨论下一部该写什么。森玄星转动了下眼珠,他感觉今天的眼睛尤其不适,像被人生搬硬套的水泥生生糊在空缺的裂缝上,看似牢固实则摇摇欲坠。双眼一合一睁,真难受……看来是得找个时间好好休养一下眼睛了,这对于作家而言可是仅次于脑子的宝贵之物。

       病房门“吱呀”一声被推开,尼弁迹部拿着个苹果走进来。“诺,要吃不?”那人随意地拉了个椅子坐上,翘着个二郎腿,脸上是一贯的弧度。

       绀紫撞进湛蓝之中,尼弁迹部弯起眼眸,不等待回答便拿了水果刀自顾自削了半个苹果递给床上躺着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森玄星顿了半响,才从他手上接过啃了几口,清脆的咬苹果声与尼弁迹部的声音混在一起,他这才了解自己进医院的原因

       说来只是他倒霉,被压榨了多天的劳动力撞上没颠倒好的作息,一时的身体吃不消便让他倒地躺进了医院,尼弁迹部的口吻明显带有调侃之意。

       语罢,病房里陷入暂时的寂静。森玄星很少有机会不含任何工作的缘由与尼弁迹部单独相处,他们之间总是布满不情愿的写与催、蓄意的逃离和精心谋划的追捕,宛若猎人与猎物一般誓死不休。此刻的闲适倒令他不知如何开口,突兀的声音或许只会徒增尴尬。

       “你想好下一个写什么了吗?”还是尼弁迹部打破了沉默,他们之间一向如此。他推了把滑落的镜框,上划的轨迹在皮肤上留下一道浅浅的印子。

       “哈哈……没有。”森玄星尬笑了下随手抓抓头发,实际上,他现在一点灵感都没有,脑子是空白的,如同这家医院一样的死气沉沉。

       “我有一个题材。”尼弁迹部身子向前倾了些,他说。“你不是最讨厌幻想乡的戏码了吗?不如你来写一次。当然,也得等你出院了,我可不会压榨病患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幻想乡……”森玄星低声重复了一遍这个词语,万千条信息从他脑海中涌出交织成一幅幅鬼艳的画面,最终停于这所医院——尼弁迹部告诉他了,这家医院名叫“奥瑞可”。他想到一个故事,一个选择逃避现实甘愿溺死在梦境里的人,医院是他的世外桃源,是他追求的幻想乡。

       这是森玄星不曾写过的俗套情节,但这次他想用心写一遍。

END.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呃呃希望不要太嫌弃这个结尾我知道很烂了(闭目)等进步了一定再改改。

感谢您的阅读。

评论

热度(61)

  1. 共3人收藏了此文字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