与江海镜热恋99世。
欢迎找我玩!

【坊主团/楚媞】中年男人的末流爱情故事

写在最前面:深夜短打产物喜加一,我流楚媞果然写一遍就可以get到磕点(?)


*一见钟情?不,是自我欺瞒的爱。


       楚安农在见到媞卡的第一眼便下定了决心要娶她回家。他如今已39岁了,翻译的工作让他阅览了不少国外讴歌的爱情故事,他心动、他向往,可没有女人看得上他。貌不其扬的外表、不算富有的财产,连讲话都是干巴巴的言语,丝毫配不上翻译的巧舌弹簧,就连相亲团见的女人都毫不留情地跟着头发花白的大爷走了,楚安农叹了口气,默默转了机到泰国去散心。

       幸福来得就是那么突如其来,紫发温和的女子一见面便称他为丈夫,那一刻楚安农就下定决心要娶她回家给自己一个交代。

       他亦步亦趋地紧跟着媞卡,不错过任何一个与她相处的机会。

       他以为自己可以。

       向佛者追求长生,无辜者战死沙场,而媞卡是被怨恨驱化的厉鬼,她向生者复仇。


       “楚安农。”媞卡轻唤他的名字,手中是温热的血液,眼前是口口声声说着爱她的男子。他扼住残留者的最后一口生气,却又违逆她的心愿将他们的头骨粉碎。

       媞卡自始至终看不透这个人。若说他爱,可他眼底没有情,只是机械地跟在自己身后扮作“爱人”的模样;若说他不爱,他却又决了心地想娶她,一举一动皆是此意。

       这难道能打动她吗?答案自然是否定。

       媞卡闭上眼,耳畔是亡夫的笑声,他笨拙地修理家器,拥着她耳磨私语,多美好的场景,但为何要背叛她呢?

       掌风擦过楚安农的脸颊划出丝丝血痕,他只却只是跑到一边继续吃力地砸碎另一个头骨,丝毫没有反击的迹象。

       她倦了这样猫捉老鼠的游戏,鲜血从楚安农喉中涌上,他踉跄几步,呕出大滩大滩的红色。这个人要死了。媞卡用哀怜的眼神看向他,楚安农倒在了地上,却仍强撑了眼帘不愿合上,似是要将媞卡映进心底。

       媞卡一步步靠近楚安农,她蹲下身,指腹抚上他的脸颊,粗糙的、中年男人的触感。

       “睡吧。”这是媞卡最后的温柔。


       为何是媞卡?因为她喊自己为丈夫。这不是一见钟情的浪漫故事,而是谎言套着假意的末流小说。但谎言重复了一千次,便成为了“真实”

       楚安农早已在一次又一次的表白中交了真心,他骗过了其他人,也骗过了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死在媞卡手里,他心甘情愿。


       凤凰花开满了布落里,底下埋葬的是媞卡的爱人。

END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感谢您的阅读。


评论(8)

热度(70)

  1. 共4人收藏了此文字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